你如温柔旧梦

霹雳粉,主cp鷇梦,墨剑,缎佛,温默,以及各种南极冷cp
时而抽风,ooc作乱,心理准备

今天真正把斩魔录看完

内心复杂

加上新ED重写

我怕是对瓜觉改观了

………温雪有tag……温皇和狼主……

打破我专属tag的梦

温雪更了,还是七

噫我要不要加个专属tag

墨剑——温雪(七)

不要脸咸鱼写手终于上线

初吻送出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非道酒量是不错的,然而为了剧情需要,我做了点改动——在某种前提下,他会醉,而且醉的一发不可收拾

或许会出现ooc,注意避雷



金白色系的侍者将菜品端上桌面,有条不紊的动作配上服装,隐隐觉得像是在进行一场高贵典雅的表演。

剑非道微瞪着清亮的眼睛,粉嫩的嘴唇也张开了一个小小的口,算是“目瞪口呆”了。这般不加掩饰的注目礼,纵是经过大场面的侍者也有些不好意思,知道这是当下最新捧红的小鲜肉,偷偷瞥了一眼就赶紧收回了目光,强行忍住想看第二次的欲望。

“多谢,我们会好好享用美食的。”蓦然另一边的座位响起一道男声,冷寒如精致瓷盘里装好的冰丝绿波,表面看似淡雅无害,然却每个角落缝隙都透出凉意,叫人无法承受。

侍者抖了抖,硬撑着笑容说了一句“请慢用”,手里拉起餐车立刻消失在了雅间里。

“这…他怎么了?”

面对剑非道不知所以的提问,墨倾池只是缓缓一笑,语调比起刚才柔和了不少,“无事,我们就餐吧。”

天花板上垂吊着小巧玲珑的水晶灯,为整个空间抹上轻暖的光面,氤出不知名的奇妙感觉。四方的木桌旁,两个人慢嚼细咽着,时不时说些话,让视线重合交错,微笑而过。碟子里的食物一点点消失,心里的好感却在一点一点地生长,无声无息,毫无知觉。

剑非道举起高脚杯,笑得十分开怀舒畅,“这一杯,我敬圣司。”

墨倾池与他碰了杯后,手里动作并未向唇边移去。他看着对面的人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深影;隔着透明的玻璃,可以看见诱红的酒液在软绵绵的粉唇边小心地渡进去,沉入新的天地。

他怕是也要沉进去了。

浅尝过的剑非道搁下高脚杯,依旧低垂着眸子悄悄地回味了一下红酒的味道。墨倾池见人已经喝完,浅灰瞳底平静地映出整幅画面,随即也托起杯子抿了抿。

掺了点涩,不过,味道还可以。

正当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又晕又软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圣司……这酒……好喝……”

白嫩的脸蛋上骤现不正常的酡红,原本清澈透底的碧青眼睛此刻也迷蒙起了薄雾,唇瓣染成了樱红,时张时合,吐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圣司…我……真的…谢…你…”

墨倾池有一霎懵逼。

只是一点红酒,就能醉倒一个人?

剑非道的酒量据说很好,可这……

这又是怎么回事?

墨教授头一次感觉到了茫然是什么滋味。他不得不叹口气,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

剑非道不知什么时候挪到了他的旁边,一双雾蒙蒙的眼眸望着他,衬得整个人如同迷路的小鸟,可怜极了。

“圣司…我…想回家……”

……

咳了两声,墨倾池问他,“你想回家,是吗?”

“嗯…我吃好了……很累了…想回去…休息……”

墨倾池点点头,站起身,大手一抄——

剑非道凭空落在他臂弯里,愣愣的。

“走吧,我送你回家。”



墨倾池抱着人出了雅间的门,外面的侍者小哥一见登时傻掉,结巴地问道:“先生……这……”

“无碍,他只是有些醉了。”瞥一眼倚在自己肩头乖巧安静的剑非道,墨倾池淡然说着,“劳烦你将我的外套取来,内侧口袋有我的卡,拿去结账吧。”

“好,好的。”侍者小哥点点头,窜进包间里取了外套,又按墨倾池所说从内侧口袋找出信用卡,向他略一鞠躬后飞快地小跑而去。

“……是我很可怕么。”

回答他的是长廊里空荡的安静。嘴角无奈一扬,用了些力气将怀中人抱得更牢一些,迈开脚步走向尽头。

是看得见的尽头,他心里十分的清楚。

均匀的呼吸起伏在领口处,灼热到似有一簇小小的火苗,正在不经意地燃烧,刺痛且痒。不只如此,那张脸紧贴在衬衫柔顺的布料上,使他的肩膀都明确地感受到,肌肤是有多么的嫩滑,甚至温度,直接鲜明地告诉他这个人的存在。

唉,一会儿问问天迹前辈,非道的住址在哪里吧。

侍者结完账回来,将二人送至地下停车场。道了谢,墨倾池等侍者离开后,边发动车子边掏出手机,翻翻号码,选了一个拨出去。

那边只响了一声,很快就接通了,“喂,哪位啊?”

墨倾池语气端正自然,问:“前辈,我是墨倾池。”

“墨倾池?哦哦,原来是你啊。嗯…有什么事吗?”天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漫不经心地答道。

“剑非道喝醉了,我送他回去,前辈可否告知他的住址。”

“什么?非道喝醉了?!不会吧?!”

不可思议的疑问声通过电话传出,整个车厢都震了一震。墨倾池默默将手机远离自己,揉揉有些发麻的可怜耳朵,按下了免提键,“前辈可以告诉我,非道的家是在哪里吗?“

“咳咳…他现在住在公司的公寓,你直接来仙脚吧。”

“好,多谢前辈,若无事我便挂了。”

“嗯,挂吧。”

“前辈再见。”

收起手机,墨倾池往右侧看去,发现一双青瞳已盯着他许久,内里神光明亮纯净,说是琉璃松石也不过分。

剑非道满脸乖巧,张着粉嘟嘟的小嘴问:“刚刚……是谁……的电话啊?”

“天迹前辈,问他你住在哪里。”墨倾池拧开前照灯,余光注意到剑非道没有系上安全带,本欲开口提醒的他瞅瞅身旁人的状态,最终倾过身去。

带着酒香的热气涌进耳道,让人浑身一怔。剑非道迷迷糊糊间,看到面前的人压在他胸前不动,感到呼吸困难下意识地伸手去推,“难受……唔…”

墨倾池本已恢复无事,拉过安全扣就要正回身子,不料剑非道这一推使得他下意识偏了半边头来,恰恰贴上那对软唇。

青色的眸底瞬间凝止,作不出任何反应。

墨倾池自觉尴尬,想要移开,身体竟不听使唤地牢牢定在了这个位置。

来不及再想别的,唇上触感正在占领所有理智。

温度偏热,算得上微烫,许是醉酒的缘故;软糯滑嫩,很像刚才吃的一道甜品,是叫——酒酿圆子吧,味道很甜,不错。

舌尖钻出齿关,轻缓地将非道的唇舔了一边,这才整个收了回去,品味着几分余味,掺杂着丝丝眷恋同时吞下。

“咔。”安全带扣好,墨倾池靠进座椅,目不斜视看向前方。保时捷平稳地起步,不急不缓地到了路面上,驰入夜间飞速的车流中。

仪表盘的光线照进眼底,延伸到心房织出真正的一面。

别超速。



将人交到经纪人手里后,墨倾池转身离开,被天迹一声喊住:“墨倾池!”

回转身,略点头,“前辈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是——”天迹手里的外套划出帅气的弧线,精确地搭在肩上,拥在玉做的面孔旁,“谢谢你送非道回来。”

“前辈不必道谢,这是我应为之事。”墨倾池谦逊道,同天迹道别离开。

车子远去,卷起凉风猛然刮过。天迹岿然不动间,自言自语。

“应为之事……这样吗……”



公寓内,经纪人将剑非道安顿好,关上灯走掉了。一室黑暗里,雪白的长发全数陷入薄被,乱成一团。

剑非道的脸此刻通红无比,堪比那天初见时的程度。然而他没并有在意,脑子里懵懵的。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记不得了……

是……墨倾池吗……

心里很难受

在这个学校待到第三年,第二次发生跳楼事件

难以言表

想踩雪地了(◦˙▽˙◦)

但是这么早就让墨总开车你们会不会接受不了…

你喜欢你的,我取关我的
再见

有哪位知道这个镜头出自哪里嘛?

我已经在好几个墨剑视频里看到过了,然而就是不知道_(:зゝ∠)_

每次青阳子和剑非道同时出现,总会有关于他俩辈分的弹幕出现

这个辈分这么难弄清楚吗?

墨剑——温雪(六)

写了这么久的墨剑,文笔依然没有任何长进,想去找圣司唠唠求他指教_(:зゝ∠)_

虽然刚进行到两人初识的进度,但我已经开始考虑结局了,目前定下来三个,如果可以的话会全部写出来,了解我的文的话,可以猜到会有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说过不打算再来长篇,但墨剑这对真的是无时无刻都在心头挂着,所以誓言什么的都是可以不算数的< ( ̄︶ ̄)>








助理带着剑非道把上戏用的校服换下来,悄悄地问道:“非道哥,那人是你朋友吗?长得好好看啊~“

剑非道正在系衬衫的扣子,笑得窘迫,“朋友倒说不上…就是见过两次而已…“

“那个那个…嗯…”小助理红了脸,手指头绞着校服外套,羞涩地恳求道,“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我……拜托非道哥!!”

“噗,好的,我记住了。”剑非道对着镜子确认一下仪表,转身冲小助理微微一笑,“我走了。”

“非道哥加油!!”

……只是吃个饭,为什么有种上战场的错觉?

那边办公室里,终于结束课程的玉离经举起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满意地准备回家。

墨倾池恰好在这时候进来,看了一眼面带笑容的同学,淡定无比地开口,“离经,要回去了?”

“是啊,今天课多,回去我要好好睡一觉。”玉离经眯着朦胧的泪眼打了个哈欠,对墨倾池眨了又眨,“找到亚父了?在剧组?”

“哦?你怎么知道?”

“据说你截了义父的胡,说你和非道今晚有约?”

“离经,你莫不是跟了我一路?”

“哈哈哈哈,”玉离经笑完立马装成无知模样,大步走向门口,手里的车钥匙转的风生水起。

“等等。”

脚步停下,玉离经缓慢而优雅地回过身来,声音里满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圣司可还有什么要说,玉离经洗耳恭听。”

“没什么,就是想借用一下车子。”

墨倾池迈着均匀的步子走到门口那人的身边,修长的手轻松地取走了车钥匙,“刚想起来,我的车今天送去修了,所以你自己想办法回家吧。”

“啪。”这是门关上的声音。

“砰。”这是主事脑袋炸掉的声音。

好气啊。

一件白衬衫,一条浅色牛仔裤,加上一双白球鞋,剑非道看起来和普通的学生没什么两样,。为了不惹人注目,他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即便如此过路的学生们也都纷纷回头,不远处几个女生蠢蠢欲动想要上前索要电话号码QQ微信。

就在他快要被认出来时,一辆保时捷恰到好处地停在了面前。里面的人降下副驾驶的车窗,招手示意道,“上车吧。”

剑非道松一口气,小跑下了台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缓缓起步,平稳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哇…小哥哥走了呢……早知道就先去要电话了……”

“这车……是玉教授的吧?小哥哥是他的朋友?”

“或许吧……不过我听刚才的声音,好像是墨教授呢?”

“你听错了吧,墨教授为什么要开玉教授的车……玉…玉教授!”

学生惊讶地看着玉离经出现在大厅门口,眼神毫无光彩,幽幽的样子像在飘着一般。

“玉教授在这里……那刚才开车的……是墨教授吗?!”

“……看玉教授的模样,应该是的。”

玉离经对学生们的窃窃私语置若罔闻,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喂,云忘归。”

“我下班了,你来接我吧。”

“我的车子被墨倾池抢走了,你要我坐11路公交车回去吗?”

“你若是不来,我便告诉亚父。”

“嗯,好,我在校门口等你,挂吧。”

春季的末尾可以说是很暖和了,天色也早了些。剑非道望向窗外,路边的白木兰开始凋谢了,但还是有盛放得正好的,大朵大朵地伸展向天空,准备迎接什么一样。

“在想什么?”墨倾池见他看得出神,随意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木兰花,觉得很美,可惜快要谢了。”剑非道收回目光,对墨倾池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要去哪里?”

“非常美味,是人觉前辈的餐厅。你跟着天迹前辈,想必听说过。”

“嗯,天迹前辈说人觉前辈非常喜欢研究美食,味道都不错,就是……”

“哦,就是什么?”

剑非道一脸为难,“前辈说,人觉前辈做的食物可以放心吃,但是绝对不要尝试他泡的大圣果茶。”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见墨倾池一脸平静地接受了讯息,剑非道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餐厅装潢金碧辉煌,翡翠绿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闪烁着四个落笔文雅的字:非常美味。

嗯……虽然金色看上去有种暴发户的感觉,但人觉非常君愣是能打造出风雅端庄的高大上感,这就是先天啊。

进入地下停车场,顶部的照明灯也是淡黄色,多了些许的柔和与温暖。墨倾池看了下,只有最角落还有一个车位,精准地停在了白线框里。

“下车吧。“

“嗯。”

两人通过直达的电梯进入位于地面上的餐厅内部。在电梯门外立着的侍者微笑着行礼,引领他们进入走廊最尽头的雅间,满是歉意地道,“只剩一间雅间了,非常抱歉,还望两位不要嫌弃。”

“无妨,我们没有预约,还有余位已是幸运。”墨倾池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二位请坐,请问要现在点餐吗?”

“嗯。”

侍者一笑,将怀里精致的厚本递过来,墨倾池打开,问剑非道,“非道,可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都可以,墨……先生随意便好。”剑非道开口,有些别扭地说完。

墨倾池的眉微不可察地皱了下,一边翻阅华丽丽的菜单一边点了几道,又嘱咐了甜点和饮品,将本子还给侍者,之后屋里便只剩下两人相对。

剑非道从刚才就偷偷观察对面坐着的人:一头白发高束,将清冷的面孔完整地展现出来;纯白的衬衫被灰蓝领带束紧,隐隐能看出此人流畅的身体线条;手指搁在棕褐书皮下,不算很白,却是修长有力的类型。

那双唇一张一合间,吐出或长或短的字句,声音像是山林间的湖水,平静无波,深沉得望不到底。

他心里莫名地有种感觉,眼前的人会带给他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又在想什么?关于我吗?”

一句问语将剑非道唤醒,茫然地盯着那人浅灰的眸子,好像看到一丝微妙的笑意。

白嫩的脸颊“腾”地红了,剑非道有些手足无措地别开头,嘴上替自己无用地辩解着,“没有!我没有想关于你……墨先生你的事。”

墨倾池眉眼一凛,语调依旧平淡,“你叫我——墨先生?”

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剑非道回过头时听到这样一问,漂亮的淡青眼睛不解地眨动几下,反问道:“这样称呼……是有什么不对吗?”

“唉。”

叹气声透出几许无奈,墨倾池的声色放柔了些许,说道,“为什么……不直呼我的名字呢?”

“额……我……我叫不出口……”

“好吧。”墨倾池垂眸,看了一眼手边的茶杯,想了想又道,“若是可以,叫我圣司便好,墨先生……有些见外了。”

“圣司?”剑非道默念了两遍,嘴角微微向上挽了起来,“好的,圣司,那我以后便这样称呼你…好了。”

“嗯。”墨总觉得这两个字从面前的人嘴里说出来,有些动人的悦耳。

雅间内一时沉默。剑非道再次陷入沉思不知神游何处,墨倾池目不转睛注视着走神的人,眼底隐有深意。

还好这时门被推开,侍者带着餐车进来增添了动静,不然不知道要安静多长时间。

这将是一顿很愉快的晚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