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温柔旧梦

人要知足,方能常乐

没想到还能在剧里看到大宝贝本尊,值得了


情梦我可以吃友情向,但cp,不好意思,我不接受


据说


大侄子死了⊙∀⊙???


目前我见过最让我无法想象的拉郎…………


是圣司和法儒粑粑


……………


谁攻是个问题,日常相处……


不想了不想了我去做五三了


@我是痕千古的唇部挂件 私聊好像不能发图,这么发好了(๑•̀ㅂ•́)√

顺带日常舔非道美颜_(•̀ω•́ 」∠)_

缎佛缎——秋月园(四)

还是晚了半小时,缎爹我对不起你给我的大鸡腿


大概是重度ooc,看得来就好


争取再两话就完结,长篇真的好不适合我_(:зゝ∠)_







缎君衡睡得不是很安稳。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时,他还愣了愣,睡午觉头一次进入梦境。来不及体验新奇感,一片迷雾已重重地压过来,犹如久候猎物的猛兽张开大口,毫不犹豫地将他吞下去。



难道是我最近偷吃了鸡腿,魅生来梦里制裁我了?缎君衡这么想着,莫名起了寒意。



雾后是森林,每一株都高入天顶,濛濛水汽从叶片上升起,又凝作细雨浸入粗大树根下驻扎的土地,有些泥泞。树与树之间挨得很近,密密麻麻看不透里面的景象,只一些微弱的光点飞在其中,神秘又清冷。



有着偌大好奇心的缎大人挽起袖子,揣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迈开步子走向森林里,浅紫的身影很快没在黑棕枝干后,一切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林深雾里,一人独立。



缎君衡眯眼看去,脚步突然增快。





楼至睡得很好,如果不是感觉快要被勒死,他或许能接着睡下去。



刚睁开眼,首先看到的便是缎君衡那张俊美的脸庞,却是惨白如纸,以及滚滚而下的硕大汗珠。



这是怎么了?!!



他赶紧抓住自己对象的肩拼命地摇晃,想要把人叫醒,“缎君衡?缎君衡!你醒醒!”



过了几秒后,那双眼才幽幽开启,金棕瞳孔里的神情竟是楼至韦驮从没见过的惊惧,甚至绝望。



“缎君衡?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缎君衡的嘴唇也没什血色,整个人跟生了场大病一样虚弱无力。楼至担忧不已,急忙摸摸人的额头,又想去把脉,半路被一把抓住手,贴在仍是汗涔涔的脸颊上。



四目相对,沉默不语,许久,缎君衡缓缓吐出一口气,声音透出几许苍凉与庆幸,“吓坏我了,还好是梦。”



楼至心下不安犹存,想再问几句,被缎君衡搂紧在怀。两人紧贴在一起,温热与冰凉相互依偎。



“你究竟梦到什么了?”楼至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缎君衡哼哼答道。



“说实话。”



“哎呀我不想说嘛,那么可怕的梦,至佛忍心让我再回顾一次?”



楼至扯扯眼角,很想说出“当然”两个字,最终还是心一软,在缎君衡怀里蹭蹭安慰他,“没事了,我在这里。”



“嗯。”缎君衡笑容微扬,手掌捧住怀里人的脸亲下去,楼至不及躲避,双唇被准确地含住,附加撬开齿关勾起舌头缠绵。



“唔唔唔……缎君衡你……”微弱的愤怒声随着被子将人影笼罩而消失殆尽。等到质辛出现在门口想要叫人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团拱起的大“面包”,还在颤颤起伏。



质辛的脸先是一红,接着黑如锅底,清清嗓子重重地发出一声:“咳咳!!”



“面包”停止了动静,一个金毛脑袋从里面钻出来,看见质辛时眨巴眨巴眼睛,笑道,“哟,不孝子回来啦。”



“哼。”某位熊孩子帅气地扬起下巴,声音高冷犹如审判罪犯,“你们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缎君衡一愣,很诚实地摇摇头,忽然“嗷”地叫了一声,随即被子里传出另一个闷闷的清冷男声,“缎君衡你给我下去,想压死我吗?”





“啊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缎君衡嘴上巴巴地道歉,眼神示意质辛离开。



牙齿紧咬,双手握拳,质辛深呼吸抑制住自己体内遗传的暴力因子,一步一个坑消失在房门口。



为防再有不识时务的儿女前来打扰,缎君衡赶紧下床光着脚丫跑过去把门关好顺便锁上。而床上的人在这时候露出头来,面无表情并冷冷地盯着他。



缎君衡嘿嘿笑着爬回床上,将被子往自己这边一拉,“这下没事了。”



楼至不想搭理他,别过头朝着另一边,却被一只大手揽住不得不转回来,“生气了?嗯?”



对视半天,终究不敌那双和狐狸一般笑眯眯的眸子,楼至败下阵来,语调明显不悦,“起床。”



“好。”缎君衡爽快应下,趁楼至起身又偷亲一口,心里的不安尽数消失。



亲这一口真香。某人心想。



被亲了这一口,某人大怒。



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的孩子们忽然听到卧室传来的声响,乒乒乓乓极为庞大。



“希望爸能活着见到今晚的月亮。”魅生心生可怜地发表感慨。



“希望今天还能一家团圆。”十九边洗菜边祈祷。



“我让他化断灭他们回去好了。”又啃掉一个鸡腿的质辛高傲地说道。



我们都是亲的,嗯







两位老父亲收拾好时一看表,时针刚过了“5”一点点。



他们竟然睡了这么久?!!



楼至思索片刻,对还处于懵逼状态的缎君衡作出了一个可能的解释:“应是今日体力消耗较多,所以睡的时间长了些。”



缎君衡眼珠子一转,点头表示赞成。



楼至淡淡看他一眼,率先打开房门走出去,没有看到身后狐狸唇角处那狡猾的笑容。



体力消耗…可以…







客厅的沙发上,质辛正以一幅享受的神情观赏着电视里播放的节目,两只脚搭在前面的茶几上,还非常贴心地没有穿袜子。



楼至出来时一眼注意到,双眉登时皱起,紧抿的仍有些红肿的唇预示着风雨即将到来。



这种时候,您需要缎君衡款灭火器,帮您一次性熄灭火源,清除一切引火因素。



将快要二次爆发的爱人劝去厨房尝尝魅生做的月饼,又把没能气到人满脸不高兴的不孝子温声细语劝导一顿,不听的后果是被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绳子捆了个结实——缎君衡觉得自己真是个好老公,好父亲。



他化和断灭无幻到的时候,饭菜也刚好出锅。一家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聊天用餐,缎君衡被热气几乎熏出了眼泪,要是每天都这样多好呀。



楼至看见他偷偷抹眼泪,什么也没说,只是夹了一只大鸡腿放进他碗里。



饭后歇息片刻,众人围在窗前等着欣赏月色。他化从带来的礼物中拿过一个盒子,上面印的人物让缎君衡眯眼瞧了一会儿,犹豫道,“这人……是天迹?”



“是的,爷爷您认识?”他化有些惊讶地问。



“嗯,之前遇见过,还聊了几句。”



“原来如此,那您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楼至望着那硕大的盒子,直觉告诉他里面的东西不会让他感到高兴。



“哇!这是…鸡腿月饼吗?!!”



……果然。



质辛“蹭”地窜过来,高冷形象荡然无存,“他化,谁准你带这个的?”



他化一愣,旁边断灭赶紧替兄长辩解道,“是哥哥想到爷爷爱吃鸡腿,又听无幻从同门的剑非道那里听说天迹前辈今年做出了鸡腿馅儿的月饼,好不容易从前辈那里求来一盒,父亲不要怪哥哥,哥哥也是一片孝心啊!”



“是的,请父亲不要怪大哥,他也是想让缎祖父开心啊!”净无幻也帮忙说好话。



质辛不满还想接着训两句,一个人在他身后不急不缓地说道:“既然如此,让他放肆一回,孩子们也高兴。”



“……哦。”



于是缎君衡就嗨了,那一大盒月饼几乎全被他一个人干掉了,剩下的小半块被魅生装进保鲜袋放在冰箱里,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鸡腿的香味儿。



十九瞅了眼被楼至和质辛扛着回卧室的醉鬼老爸,好好夸奖了一番两个侄子,并让魅生带净无幻去拿自己今天刚带回来的手札,是孕育方面的知识以及一些相关事宜。



断灭知道后问他的大伯,“您和伯母不应该更需要这个么?”



十九:“……”



魅生:“……”



他化:“……咳咳小弟我们去看月亮吧。”







缎君衡被放倒在床铺上,嘴里喃喃着,“鸡腿的月饼……真好吃啊……至佛你来一口……嗝…”



楼至只觉额头青筋跳动,扭头对质辛道,“回去吧,早点休息。”



质辛破天荒地没有冷言冷语,还对他点点头,“父亲辛苦了,劳您照顾爸。”



???这孩子今天吃错月饼了?



等屋里只剩他们二人,窗外的月光正巧落在床沿,缎君衡伸出去的手在明亮的柔光下显的那么不真实,楼至看得莫名心慌,下意识抓住了它。



“嘻嘻。”



翻天覆地后,自己仰躺在被上,压住自己的人呼吸间除了鸡腿味,还有一股桂花酒的甜。他的眼睛在暗处亮起小小的光,比外面的圆月还要轻柔,融化了心中温暖的角落。



“今夜月色甚好,我们得做些事才能不辜负这般美景啊,你说是吗,我的佛。”




嘿嘿嘿嘿,下一章是车啦*٩(๑´∀`๑)ง*


各位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还有手机


缎佛缎——秋月圆(三)

双十一快来了,我的中秋文也更新了

有点OOC了,各位不要说我_(:зゝ∠)_

怎么办我就是想看缎爹宠佛妈跟佛妈告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剧终究被制止,帝如来和裳璎珞得了消息后飞速赶来,两位好脾气的教授通过言语兼暴力(并不)从缎佛手中救下被虐的天之厉。

质辛冲他们哼了一声,不过也没说什么。虽然他也讨厌这个亲生父亲,但不能真的让他被家里二老给打死,刚才若是帝如来两人没来,他也会上去阻止的。

当然,自己也要踩上几脚,这才解气。

帝如来打电话叫救护车,而裳璎珞则查看天之厉的伤势,温柔地问他还好吗。质辛没忍住又“啧”了一声,走到缎君衡耳边冷冷道,“焱无上那家伙在哪儿?叫他过来把他家的带走。”

“哈哈,不孝子别添乱。”停止揍人正在大口喘气的缎君衡咧开嘴角,笑着弹了下质辛的额头。耳边响起儿子不满的叨叨,他一面嗯嗯啊啊表示回应一面扶着同样喘粗气的楼至韦驮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抚着背给人顺气,“别气了啊。”

白发的男人瞥他一眼,“你也一样。”

“嗯嗯,咱们都不气了。”缎君衡的笑容越发灿烂,一双眼睛眯成两条缝,掩住里面深藏的思绪,“现在要回家吗?还是晚上?”

楼至望过去,那边帝如来正有条不紊地处理这起惨案,“走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缎狐狸非常开心,要是有尾巴此刻应该会摇个不停。两人经过质辛身边时,他还对他笑嘻嘻说了一句,“不孝子今天早点回来哦,还有他化断灭无幻,记得告诉他们啊。”

质辛强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面无表情地哼道:“知道了知道了,缎君衡你们快走吧!”

今天为什么没有带墨镜,**。





秋天的阳光即便再耀眼,总归是凉意大于暖意。午后的街算得上安静,车子三三两两地经过,掀起一片又一片的落叶,幽幽然飘向陌生的角落。

缎君衡觉得老天爷还是很给面子的,至少不像昨天那般阴沉,否则连月亮都看不见。

“在想什么?”

注意到身边的人傻兮兮的笑容,楼至心情也舒畅了许多,好奇地问他。

“啊,今天晴天,晚上可以看到完美的中秋月亮。”

缎君衡将楼至的手揣进自己的衣兜里,十指轻扣,“就是风有点大,希望不要添乱把云吹过来。”

“嗯。”楼至的声音很轻,英气的眉目间有着说不出的安稳。

“不气了?”

“不气了。”

“哈哈,我也是。”

“你怎么过来的?”

“额……坐地铁……”

“……哦?”

“当时太着急,到楼下才发现没拿车钥匙…看见地铁入口我就冲下去了…”

“呵,既然地铁这么方便,那以后我还是用公共交通上班吧。”

“哎呀别这样至佛,我送你不是挺好的?”

“地下五分钟,地上半小时,你觉得挺好?”

“因为是我送你,当然好啊!”

楼至愣了下,发觉被握住的手更紧了些,听那人缓缓道,“我们相逢很早,相知太晚,所以可以相伴的时间,我一点都不想浪费掉。”

“陪你,就很好了。”

长长的围墙上投下两人的影子,几乎重叠在一起。楼至盯着,发觉面颊开始有烧红的迹象。

缎君衡弯了眉眼与唇角,日光从他身后照过来,给这个男人渡上一层温暖柔和的金边,连带凉风也轻缓了几分,不再撩拨额前的碎发弄乱这张好看的脸庞。

“孩子们都会很好,我们也一样。”

掌心处传来融融暖意,眼前的笑容明朗而模糊,楼至恍惚间以为这是一个梦,下意识伸出另一只手去触碰——

“楼至?”缎君衡的声音将他唤醒,手也被接住,“怎么了?”

“没什么。”淡淡一笑,楼至对上那双疑惑的眼睛,心中满是情意,“我们回家吧。”

身边有你,定会安好。







等两人回到家时,魅生正巧推开门,眼尖地注意到二人形象上的不对劲,“爸,你和爹…打架了?”

“咳咳咳……不是我和你爹。”缎君衡哭笑不得正想接着说,却突然一时呛住,只好弯下腰朝向一旁咳嗽起来。楼至给他拍背,对魅生解释,“是天之厉来了,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哦哦,是这样,我还以为爹和爸吵架了呢。”

“咳咳…魅生你见过我们吵架?我和你爹感情这么好,怎么可能——”

“爸你不要忘了上次十九过生日时的事。”魅生毫不留情地说出真相,缎君衡只好捂脸,“唉,为父老了,记不清了……”

楼至拉着他进屋,让魅生认认真真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伤痕,然而这并不代表放过了他们,“爸你们是走回来的?”

缎君衡惊讶地瞅了女儿一眼,“你怎么知道?”

魅生笑得很得意,就是不告诉他。缎君衡转头看向楼至询问他时,余光瞥见身边的落地镜里自己头发上的尘土,以及搭着顺风车来到家里的落叶。

楼至一脸认真,“我也刚发现。”

……好吧,行吧,他还能说什么呢。

两个人快速地冲个澡,换上魅生刚洗过的棉质睡衣躺在床上。衣料间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暖和又舒服。

缎君衡刚想搂住楼至说点啥,魅生的脑袋在门口冒出,“爸,爹,我回去啦。”

“嗯嗯,你快走吧。”某人故意冷着脸,摆出不耐烦的样子赶人。

魅生嘴角抽了抽,离开了房间外,随后门响了一声,屋内恢复了缎君衡想要的安静。

楼至失笑,在缎君衡的胳膊揽过来前先行窝进他的怀里,稍稍调整姿势好舒服些,声音里透出几分疲倦,“睡吧。”

缎君衡摸着掌下柔滑的白发,吻上怀中人的额间,“嗯。”

睡一觉就好了。

意默真好


我又来立flag了| ᐕ)୨


今天甜食君的龙总再一次把我帅懵,于是回过神后,我决定——


(好吧其实就是我说过那个很多次却从没有过影子的捆绑play管他呢没人记得)


如果龙剑漫画完结前,达到一百五十粉,那么前往月球的列车就会启程啦


哼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人注意到我了哦哈哈(那你为何打tag)